为突击IPO使出浑身解数 海创药业研发能力捉襟见肘

2021-12-09 10:34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高伟 | [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海创药业购买项目为什么要选择用IPO上市做条件?海创药业的此次行为无疑不是在赌IPO。实际上,《电鳗快报》经调查研究发现,公司此次IPO招股书还存在很多疑点。...

        《电鳗快报》文/高伟

        近日,海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创药业)为了突击科创板上市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设置出现“移花接木”。海创药业在四川海思科购买了HC-1119项目,并以此项目作为海创药业上市的核心资产。然而,在海创最早报给上交所的材料中显示,海创是需要分期付款给四川海思科的,在2.6亿总额的合同,仍有1.5亿的款项需要等海创科创上市之后才能予以支付。

        海创药业购买项目为什么要选择用IPO上市做条件? 海创药业的此次行为无疑不是在赌IPO。实际上,《电鳗快报》经调查研究发现,公司此次IPO招股书还存在很多疑点。

        兄弟控股是非多

        从招股书来看,公司实际控制人为YUANWEI CHEN(陈元伟)、陈元伦兄弟,其中,YUANWEI CHEN(陈元伟)为美国国籍。二人共计控制公司32.5630%的股份,本次发行完成后,二人合计控制公司股份的比例将下降为24.4203%,持股比例相对较低。

        报告期内YUANWEI CHEN(陈元伟)和陈元伦通过直接和/或间接持股的方式一直处于控股地位。YUANWEI CHEN(陈元伟)担任海创药业(包括其前身海创有限)的董事长及总经理(总裁)、陈元伦担任海创药业董事一职,二人对公司经营管理、技术研发、生产建设等重要业务经营活动均有重大影响。

        市场人士认为,一直以来,股权集中、“一股独大”被视为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绊脚石。特别是在民营企业中,如果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某一自然人或者家族,公司治理结构弱点将更加突出。家族式企业在人力资源优化配置、建立合理的人才结构等方面存在弊端。家族成员之间容易通过控制董事会来影响公司的重大决策,有可能损害其他小股东的权益。

        三年累计亏损6.4亿元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海创药业核心产品尚处于临床阶段,尚未取得生产批件亦未实现商业化生产。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截至2020年末,公司累计未分配利润为-3.88亿元。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海创药业营业收入分别为356.19万元、422.65万元、0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857.87万元、-1.12亿元、-4.90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219.83万元、-1.25亿元、-4.56亿元。由于未来一段时间内,公司预计仍将增加研发投入,未来预计仍将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2021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0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8亿元,上年同期为-4122.51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2亿元,上年同期为-4367.41万元。

        公司现金流捉急,报告期内,海创药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775.13万元、-8143.43万元、-2.44亿元。截至2021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8118.32万元,上年同期为-2352.34万元。

        研发能力有限

        据招股书,2018年至2020年,海创药业研发费用分别为4893.45万元、1.16亿元及4.29亿元,2018年、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373.83%、2746.84%。值得注意的是,公司持续较大规模研发投入,但无法确保核心产品通过临床III期试验并取得上市批准,无法研发现有产品线以外的其他氘代药物。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产品管线拥有10个主要在研药品项目,同时储备多项处于早期研究阶段的在研项目。公司未来仍将投入大量研发支出用于推进公司在研产品完成临床前研究、临床试验及上市申请。根据公司会计政策,公司相关在研药品的研发支出在未取得生产批准之前均予以费用化,公司的研发费用资本化会计政策将进一步加剧公司未来亏损,在可预见的未来将导致大量经营亏损产生。

        由于临床试验和新药审评审批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公司无法确保核心产品通过临床III期试验并取得上市批准。如公司的核心产品无法通过临床III期试验并取得上市批准,或该等批准为有条件批准且存在重大限制,或公司核心产品获批时间相较公司预期存在一定延迟,则将对公司的业务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公司核心产品能否于预期时间内顺利完成临床III期试验并获得监管机构批准上市亦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公司未来可能无法继续研发除现有产品线以外的其他氘代药物。公司拥有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平台之一为氘代药物研发平台。氘代技术目前已被广泛地应用于药物的研发当中,包括HC-1119和HP530等小分子候选新药。

        《电鳗快报》还发现,公司在研产品管线及技术存在侵犯第三方知识产权的风险。公司在研产品HC-1119等小分子候选新药为氘代药物。由于氘代药物是药物经过氘代后得到的,因此氘代药物涉及可能存在和对照药物专利及其知识产权方面的诉讼及其他索赔或法律程序的风险,公司无法完全排除因研发氘代药物相关技术产品可能产生的专利侵权而被竞争对手等相关方起诉的风险。若公司氘代药物未来涉及专利纠纷,相关争议或诉讼可能会导致公司产生额外开支甚至支付赔偿,妨碍公司研发、生产或销售候选药物,进而可能对公司的新药研发速度业务及营业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电鳗快报》注意到,2021年8月,上交所针对海创药业在首次公开募股的过程中,多次变更交易的行为发出了质疑和问询。此次申请IPO能否顺利?我们将持续跟踪报道。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2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