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存货大增25%并被质疑造假 常山药业的解释能否“服众”?

2020-09-28 08:21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米莱 | [电鳗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常山药业在回复函中解释,肝素原料是资源性行业,受限于在栏生猪和屠宰数量的限制。近年来受环保趋严影响,上游供应商数量也在减少。基于上述原因,常山药业在肝素粗品价格...

        《电鳗财经》文/ 米莱

        近日,面对业内人士质疑其存货数量造假,常山药业董事长做出了回应。而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存货数量大增25.2%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并提出问询,常山药业在9月27日的回复能否打消投资者的疑虑?我们拭目以待。

深交所询问上半年存货大幅增加的原因

        9月27日晚间,常山药业发布了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半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常山药业在回复函中回答了深交所提出的五个问题,但比较引人注目的是该公司对存货问题的回复,因为此前有业内人士质疑常山药业存货数量造假。

        2020年上半年末,常山药业的存货余额为17.64亿元,较期初增加25.20%。深交所要求常山药业补充说明:(1)存货尤其是新增存货构成、占比、金额;(2)自2014年以来公司存货余额大幅增加原因、构成、占比、金额,以及截至目前前期储存消耗情况,是否与产能相匹配。

        常山药业在回复函中解释,肝素原料是资源性行业,受限于在栏生猪和屠宰数量的限制。近年来受环保趋严影响,上游供应商数量也在减少。基于上述原因,常山药业在肝素粗品价格低点时期,开始储备肝素粗品。2018年国内爆发非洲猪瘟疫情以来,进一步导致生猪出栏量持续下滑。虽然目前生猪产能在陆续恢复中,该公司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肝素粗品价格仍将维持在高位。

        肝素粗品国内价格从2016年末的12696.81元/亿单位涨至2019年12月的44207.29元/亿单位。该公司在前期价格低点期储备了低价存货,存货发出按加权平均法计价,致使结转的产品成本较低,存货在库存数量减少的情况下,存货余额逐年增长。

        2019年,随着专业化运营肝素粗品生产的全资子公司凯库得实现投产运营,延伸了公司肝素产业链条,为了产能的持续释放,凯库得公司增加了原材料猪小肠的储备。

        常山药业解释道,为保持库存数量和库龄的合理性,近年来,随着公司销售规模的增加,该公司也在加大粗品消耗,前期低价库存陆续消耗。2014年至2019年公司共采购肝素粗品196740.91亿单位,共消耗147292.81亿单位。截至2020年8月底,公司库存粗品为54994.78亿单位。公司现有精制肝素原料药产能扩大项目(年产肝素钠原料药30000亿单位)、低分子量肝素注射液产能扩大项目(年产低分子量肝素钙注射液3600万支)低分子量肝素原料药研发和产业化项目(年产低分子量肝素钙原料药2000公斤),产能完全释放下分别需要肝素粗品35000亿单位、5600亿单位、8000亿单位,共计48600亿单位。公司目前粗品余额与产能相匹配。

业内人士两问题质疑存货真实数量

        此前,9月17日,有业内人士对常山药业的存货提出两点质疑。首先既然该公司存货储备充足,为何还要在原材料价格处于高点时继续补肝素粗品存货?业内人士认为,从金额来看,常山药业2018年底存货周转率0.45年/次,超过2年,即其2018年底肝素粗品足够2019年和2020两年耗用;从体量来看,2018年底估算的肝素粗品8.33万亿单位,足够2019年至2021年三年的总耗用量。

        那么,常山药业完全没有必要在2019年和2020年的肝素粗品历史高位去大量购买肝素粗品原料,否则,以前年度低价位大量存储不就浪费了吗?难道担心肝素粗品原料价格继续上涨?

        然而,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二季度末,生猪存栏33996万头,能繁母猪存栏3629万头。大概率计算,到2021年初,猪肉就会下降,自然也能采购到相对便宜的肝素粗品。

        其次,常山药业的存货储备那么充分,为什么不充分释放产能收获红利?2014年至2019年,肝素原料药的出口价格由4000美元/亿单位上涨到8976.83美元/亿单位,而最主要涨幅集中2018至2019年,自2017年底的4852.32美元/亿单位开始拉升。

        业内人士认为,既然常山药业在低位储存了大量的廉价原料药,没有道理继续按部就班生产,而应该充分释放产能,享受提前布局的红利才是明智之举。

        而且,该公司有充足产能。在2011年上市时,常山药业就曾担心募投项目将肝素原料药产能扩大到38500亿单位会导致产品积压。但2018年2019年,常山药业肝素原料药产量均只有2.5亿单位左右,超过1亿单位的产能处于闲置状态。

董事长回应存货造假质疑

        对于业内人士对该公司存货数量的质疑,常山药业在9月21日作出了回应。该公司的董事长高晓东在解释媒体采访时表示,首先要区分存货金额和存货数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公司是生产肝素制剂和肝素原料药为主的企业,虽然公司在肝素粗品价格处于低位时储备了大量粗品,但每年仍需要滚动生产、采购和储备一定数量的肝素粗品用于保证肝素原料药的生产。肝素粗品价格近几年持续高位运行,公司也在适度采购,以保持库存的合理库龄结构,显示在报表上必然是公司存货金额不断上升。也就是说,由于近几年肝素粗品价格持续上涨,公司虽然降低了采购数量和存货数量,但报表上显示的整体存货金额仍然持续增长。

        据高晓东介绍,不只是常山药业,行业内的其他公司存货金额也都呈上涨趋势,也是因为大家在肝素粗品价格高位情况下仍需补充库存。另外,公司的产能计划是根据市场情况、客户需求等因素来制定,不能因为粗品和原料药价格上涨就盲目扩产。目前国内制剂业务在公司营收中的占比较高,但国内制剂市场处于平稳增长态势,公司正在发力原料药和制剂的出口业务。公司将稳步扩大产能,满足原料药和制剂的出口业务需求。目前来看,出口业务在公司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也在稳步提升。

        常山药业在半年报中表示,公司是国内少数拥有完整肝素产品产业链、能够同时从事肝素粗品、肝素原料药和肝素制剂药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领军企业之一。主要肝素类产品有:肝素钠粗品、肝素钠原料药、肝素钠注射液、低分子量肝素钙原料药和低分子量肝素钙注射液、依诺肝素钠原料药和依诺肝素钠注射液、那屈肝素钙原料药和那屈肝素钙注射液、达肝素钠原料药和达肝素钠注射液。

        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有10亿元的收入来自生物医药,其中,3.1亿元收入来自普通肝素原料药,5.8亿元的收入来自低分子肝素制药。

        在2010年上市以来,常山药业总体保持着快速业绩增长,2015年至2019年,该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7.76%、15.99%、12.43%、-28.87%和59.57%。

        面对业内人士以及深交所对其存货数真实数量的质疑和询问,常山药业的回复能否打消投资者的疑虑?《电鳗财经》将继续关注。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0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