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维时代IPO:数亿元报废存货去了哪里?

2022-09-28 08:40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高伟 | [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据招股书,赛维时代的存货周转率整体有所降低,但与之矛盾的是,其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比例却在大幅下降。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其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17.94%...

        《电鳗财经》文/高伟

        9月27日,跨境电商企业赛维时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维时代)递交注册稿更新,准备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赛维时代计划募资6.22亿元,其中2.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电鳗财经》经调查研究发现,赛维时代IPO期间,其数亿元报废存货却无影无踪。

        对于本网发去的求证函,赛维时代的回复显得十分唐突,公司称“请查阅公司招股说明书信息”

        数亿元报废存货不翼而飞

        据招股书,赛维时代的存货周转率整体有所降低,但与之矛盾的是,其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比例却在大幅下降。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其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17.94%、8.95%、1.92%,可见,2021年计提比例相较往年锐减。

        据了解,这背后的原因与赛维时代大量清理库存有关。2020年下半年,赛维时代将邮政小包模式完全切换为直邮9610模式,并逐步关停以邮政小包业务为主的非精品店铺,因此项战略调整,其陆续清理了国内仓部分库存商品。同时,因亚马逊对库龄较长的货品加收长期仓储费,且疫情期间百货家居及健身器材类等仓储空间占用较大的商品的销售收入增长迅速,故赛维时代将2019年末2-3年库龄服饰配饰类商品,在2020年及2021年陆续进行大规模报废。据招股书显示,赛维时代在前述两年分别报废了1.24亿元、1.33亿元的长库龄产品。

        令人费解的是,在赛维时代的财务数据中未找到相关报废存货对应的金额。按照会计记账原理,存货报废经批准后,会判断是否属于经营部分损失,而后根据实际情况分别计入管理费用、营业外支出,若报废产品实现对外销售则计入其他业务收入。

        2020年、2021年,赛维时代营业外支出金额分别为295.19万元、219.55万元,其他业务收入金额分别为187.50万元、198.22万元,与上述数亿元的存货报废金额相差甚远。那么,其是否将这部分金额计入了管理费用中呢?赛维时代这数亿元的报废存货到底去向了何方?

        家族控股留隐患

        据招股书,陈文平通过持有君腾投资100%的股权控制赛维时代39.9479%的表决权,通过持有福建赛道99%的股权控制赛维时代1.0274%的表决权。此外,众腾投资直接持股25.8345%,君辉投资直接持有16.7472%股权,鑫瑞集泰直接持有9.8199%股权。

        早在2015年,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文平及其亲属祝婷、陈义杉、陈晓兰、陈燕云、王绪成、陈晓明以及陈文平好友刘建新、王耀武等9人,经商议后,决定出资成立众腾投资并以其作为持股平台,持有公司股份。其中,陈文平及其亲属祝婷、陈义杉、陈晓兰、陈燕云、王绪成、陈晓明出资原因系基于平衡家族内部利益分配;刘建新与王耀武出资系基于其看好跨境电商行业发展前景以及个人投资需求。祝婷为陈文平表妹,陈义杉为陈文平姐夫,陈晓兰为陈文平表妹,陈燕云为陈文平表妹,为自营网站销售中心总监;王绪成为陈文平表哥,为董事兼副总经理,陈晓明为陈文平堂弟,是资金部主管,李美琴为陈晓明配偶,为亚马逊销售中心总监。

        2016年6月24日,陈文平、陈文辉共同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2019年12月30日,陈文平、陈文辉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之补充协议》,双方约定,陈文辉或其代表人在向股东大会和董事会行使提案权以及在相关股东大会、董事会上行使表决权时,无条件与陈文平或其代表人保持充分一致。因此,陈文平通过与陈文辉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控制君辉投资的99%表决权,进而控制赛维时代16.7472%的表决权。

        陈文平通过君腾投资、福建赛道和君辉投资合计控制57.7225%的股份。

        实际上,陈文平与陈文辉是兄弟关系,陈文辉是陈文平胞兄。新股东中福建赛道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持有 99%份额的合伙人为董事长、总经理陈文平,持有份额 1%的合伙人王园园为陈文平的配偶。据天眼查显示,陈文平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赛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曾因财产损害赔偿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赛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曾因劳动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赛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等。

        可以看出,赛维时代所有的高层实控人都是“自己人”。市场人士认为,一直以来,股权集中、“一股独大”被视为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绊脚石。特别是在民营企业中,如果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某一自然人或者家族,公司治理结构弱点将更加突出。家族式企业在人力资源优化配置、建立合理的人才结构等方面存在弊端。家族成员之间容易通过控制董事会来影响公司的重大决策,有可能损害其他小股东的权益。

        《电鳗财经》将继续跟踪报道赛维时代IPO进展及其后期表现。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2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