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亨家化IPO硬伤:伪高新+股权代付确实很危险

2021-01-13 08:17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高伟 | [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嘉亨家化主要从事日化产品OEM/ODM及塑料包装容器的研发设计、生产,具备化妆品和家庭护理产品的研发、配制、灌装及塑料包装容器设计、制造的一体化综合服务能力。............

        《电鳗快报》文/高伟

        近日,嘉亨家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嘉亨家化”)首发过会,不过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该公司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业务“伪高新”及股权代付确实很危险,一旦上市会把风险甩给市场。

        《电鳗快报》虽早在去年11月份向该公司发去求证函,但至今也未获回复。

        戴上“伪高新”的帽子

        嘉亨家化主要从事日化产品OEM/ODM及塑料包装容器的研发设计、生产,具备化妆品和家庭护理产品的研发、配制、灌装及塑料包装容器设计、制造的一体化综合服务能力。其招股书称,公司为高新技术企业,享受减按15%企业所得税优惠。

        但《电鳗快报》注意到,2017-2019年、2020年1-6月,公司研发费用投入分别为1006.10万元、1441.73万元、816.86万元和811.39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1.89%、2.01%、2.31%和2.07%。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其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应该高于3%,然而公司报告期研发费用率均低于3%。与此同时,公司研发费用率也明显处于最低水平。同行业典型公司的研发投入普遍高于嘉亨:家化2017-2019年,通产丽星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72%、5.31%、4.30%,锦盛新材为3.57%、3.87%、3.75%,诺斯贝尔为3.05%、3.25%、3.26%。

        化妆品生产是资金、技术密集型行业,嘉亨家化要获得可持续发展,需要不停的进行产品研发,技术改造,也需要很大的资金投入。实际上,前期大量固定资产投资对生产成本、费用的影响较大,降低企业的利润水平,会导致企业研发投入不足,影响企业自主创新水平的提升,进而影响企业在中高端生产制造市场的竞争力。

        2019年嘉亨家化的营收同比增长了9.42%,但核心产品塑料包装容器仅多了400多万,增长乏力。

        危险的股权代付手法

        据了解,虽然嘉亨家化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的薪酬偏低,但在嘉亨家化的股东中,存在多个员工持股平台,嘉亨家化诸多高管在其中占有份额。

        调查显示,泉州嘉禾常兴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嘉禾常兴)、泉州众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泉州恒亨)、泉州众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泉州众亨)均是嘉亨家化的员工持股平台。其中嘉禾常兴持有嘉亨家化发行前1.62%的股权,泉州恒亨持有0.64%的股权,泉州众亨持有0.45%的股权。

        嘉亨家化董秘徐勇,虽然披露信息显示徐勇的年薪仅为34.00万元/年,但徐勇在嘉禾常兴中占有42.91%的出资额,间接持有嘉亨家化发行前0.70%的股权。此次IPO,嘉亨家化拟发行不超过25%的股权募集4.38亿元用于项目建设,对应发行市值为17.52亿元,以此计算,徐勇的持股在发行后的价值将高达919.80万元。仅拿10.47万元年薪的研发经理苏霁晓,其持股价值在发行后也接近40万元。

        孙公司及独董的蹊跷消失

        《电鳗快报》还发现,招股书显示,2018年10月份,嘉亨家化注销了一家名为上海诚壹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下文称“上海诚壹”)的孙公司,该公司也是嘉亨家化报告期内唯一注销的子/孙公司。嘉亨家化问询回复函显示,上海诚壹在2016年11月已正式停产,公司停产后将主要设备转让给浙江嘉亨及浙江家化,并将无法转移的配电设备等做报废处理,固定资产在转让、计提折旧、报废处理后大幅减值。

        嘉亨家化招股书显示,上海诚壹为公司2014年10月耗资1747.69万元收购。在此之前,上海诚壹由上海家化、自然人陈伟各持股50%。尤为关注的是,上海家化同时还是嘉亨家化报告期内的大客户,也就是说,这笔收购也是一种广义上的关联交易,会在公司IPO期间被反复问及定价的公允性及是否涉及利益输送等问题。2018年,上海诚壹被准予注销,成为嘉亨家化报告期内唯一清盘的子/孙企业。经此操作,嘉亨家化也最大限度地清理了上市过程中的瑕疵。

        此外,还有两名独董兼职大学教授也消失了。

        招股书显示,嘉亨家化有两名独立董事兼职大学教授,分别是独立董事李磊兼任厦门大学材料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和郑州大学化学学院讲席教授,黄兴孪兼任厦门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另外,嘉亨家化招股书显示,二人均是2019年5月被聘为公司的独立董事的,并在在公司领取薪酬。不过,嘉亨家化这两名董事,公司并没有获得相关高校出具的说明。尤其是知识产权纠纷问题、研发独立问题等。

        市场质疑:李磊是厦门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人事关系、工资还在厦门大学,因此其主要工作是学校的教育工作,尤其是博士生导师身份,兼职公司独立董事是否胜任职位?黄兴孪作为厦门大学副教授,在外兼职公司高管已经超达到六家,而根据有关规定,大学教师担任公司的董事不应该超过五家。厦门大学有没有允许的材料证明?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1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