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押、冻结、亏损、缺钱 未名医药离“ST”还有多远?

2020-12-17 09:21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李瑞峰 | [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高宝林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已减持197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减持股份数量已过半。

        《电鳗快报》文 / 李瑞峰

        受疫情的影响,投资者对医药股比较关注,这也是一些医药公司股价大涨的原因之一,但也有一些医药公司的股价在大跌,尤其是那些没有业绩支撑的公司,未名医药就是其中之一。业绩大降、股东减持和质押、现金短缺,未名医药离“ST”还有多远?

        业绩大降 大股东减持

        12月16日晚间,未名医药发布公告,公司于2020年9月30日披露了《山东未名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公司股东高宝林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大宗交易方式或两种方式相结合减持本公司股票不超过3958万股,即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

        截止2020年12月15日,高宝林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已减持197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减持股份数量已过半。

        此前,11月30日,未名医药发布公告,公司于2020年11月4日披露了《关于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被动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长城证券拟通过二级市场竞价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处置王和平质押的公司股份1069万股。公司近日收到长城证券出具的《长城证券关于股票质押违约处置情况的告知函》,长城证券于2020年11月25日、2020年11月26日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分别处置王和平质押的公司股份534万股、96万股,合计630万股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548%,减持数量已过半。

        在此之前,从2018年2月22日至2018年6月29日,王和平因质押在东莞证券、东方证券的部分公司股票出现平仓风险导致被动减持38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5794%。

        持股5%以上股东主动减持或被动减持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未名医药正在失去吸引力。该公司前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1-9月份,未名医药实现营业收入1.9亿元,同比减少了56.03%;同期实现扣非前和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1.05亿元和-1.1亿元,同比分别减少了314.9%和338.8%。

        业绩“进三步退两步”

        财报显示,未名医药属于医药制造业,该公司主要产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生物医药制品;二类是医药中间体、农药中间体。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的全部收入来自生物药品制造业,如果按药品划分,今年上半年该公司来自恩经复药品的收入占比为34.64%,来自安福隆药品的收入占比为65.36%。

        自2011年该公司上市以来,未名医药的业绩增长是进三步退两步。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的业绩连续两年下滑,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分别下滑了7.05%和123.31%,且2018年该公司出现上市以来的首亏。

        未名医药在2019年业绩总算实现了大幅增长,扣非前和扣非后的净利润分别增长了161.09%和122.02%,但其盈利质量受到了质疑,因其6338万元的净利润中有4378万元的投资收益,扣非后净利润仅2466万元。

        缺钱、质押、冻结 离“ST”还有多远?

        此前,未名医药的财务报表质量也受到了质疑。该公司2019年的财报显示,公司对科兴生物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为5.63亿元,持股比例26.91%,采用权益法核算,2019年度确认了对科兴生物的投资收益1.28亿元。

        然而,业内人士质疑1.28亿元的真实性,因为会计事务所无法判断未名医药是否对科兴生物有重大影响,无法对期末长期股权投资的账面价值5.63亿元及本期确认的投资收益1.28亿元发表恰当的审计意见。

        另外,有媒体报还曾报道,未名医药在其2020年半年报中突然新增了1.74亿股的国有法人持股,持股比例26.38%,而这一持股比例恰好与公司实际控股人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名集团”)的持股比例相同,未名集团的控制权已被划归国有。此后,未名医药出来澄清是因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财政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实施的《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办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向中登公司发送的清单函件,要求中登公司将未名集团的持有人类别从“境内一般法人”变更登记为“国有法人”所致。

        投资者对未名医药的种种质疑和猜测也表明了该公司的经营出现了问题。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该公司前几大股东持有的股票几乎全部被冻结或质押。

        从财务数据来看,未名医药的营收在下滑,而其应收账款有增加的趋势,这说明该公司的销售业绩是靠赊销得来的,这也是该公司缺钱的原因。与此同时,业内人士注意到,截至第三季度末,该公司应收款的回转周期从上市后的71.48天,增加到现在的555.33天。

        股份冻结、股东减持,未名医药严重缺钱,而且持续亏损已经让该公司离“ST”不远了。今年前三季度,未名医药的研发费用为1388万元,同比增长了43%。自今年6月1日至12月16日收盘,未名医药的股价下降了30.04%,同期所属行业板块的涨幅为14.31%。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1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